监管沙盒试点扩容在即 金融科技公司应对策略研讨

4月27日,央行宣布支持上海、重庆、深圳和雄安等地扩大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工作,鼓励深挖科技创新潜力,更快更好推动金融业数字化转型。监管沙盒的推进和扩容意义重大,有助于建立监管与市…

4月27日,央行宣布支持上海、重庆、深圳和雄安等地扩大金融科技创新监管试点工作,鼓励深挖科技创新潜力,更快更好推动金融业数字化转型。监管沙盒的推进和扩容意义重大,有助于建立监管与市场主体更积极的关系。金融科技公司应紧紧抓住难得的行业创新窗口期,积极推进“入盒”申报,强化公司竞争实力;同时也应审慎应对,建立成本分担机制,最大化发挥“入盒”对公司发展的重要价值。

  01

  监管沙盒——舶来品的中国实践正在加速

  监管沙盒(Regulatory Sandbox)最早由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(FCA)于2015年率先提出设立,旨在为金融科技企业提供相对有限的真实市场空间,测试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以及业务模式,而不用受传统监管的约束。此后,FCA又推出虚拟沙盒和沙盒保护伞,鼓励“进入市场前”测试项目在行业内部进行沟通协作和资源共享,准许非营利性公司指定金融创新公司作为沙盒测试的指定代表。

  监管沙盒机制被引入中国后发展迅速。第一个政府主导的沙盒计划——区块链监管沙盒项目2017年贵州启动,央行在《金融科技(FinTech)发展规划(2019-2021)》中表示建立健全试错容错机制,在风险可控范围内开展新技术试点验证,以解决监管与创新之间经常出现的“节奏脱节”问题,在鼓励金融创新与有效监管之间寻求平衡。

  目前来看,中国版监管沙盒呈现以下特点:

  从监管目标看,划定创新成果和潜在风险的边界。通过建立一个安全受控、边界确定的框架,对新业态、新产品进行小规模、短期的测试,淘汰创新含量低的产品和业务,加速优化创新风险监管工具,充分评估技术与业务融合的潜在风险,减少数字金融快速发展带来的易传导和渗透的问题,实现对创新型金融科技业务的有效监管。

  从测试区域看,采用试点推广模式。在北京率先启动首批沙盒创新试点之后,监管3月19日表示上海自贸区、粤港澳大湾区等重点区域有望率先落地,以试点、总结、推广的模式稳步推进,建立定期交流机制、交换监管经验和意见,共同探讨和完善监管细则。

  从参与机构看,“入盒”机构将更加多元化。首批纳入北京试点的机构大多为持牌机构,也包括持牌机构与金融科技企业联合的项目,有国有大行、大型股份制银行、大型城商行、支付和清算组织和科技公司。值得关注的是,北京金融监管局相关人士3月17日表示具备一定资质和优秀技术产品的金融科技公司具有申报资格,但必须联合至少一家持牌金融机构共同申报。

  从行业整治看,规范经营仍是发展前提。从最新监管表态和行业整改节奏看,持牌规范经营的要求没有松动迹象,监管沙盒刚性的门槛仍然是坚持金融科技的本质是金融,金融服务必须坚持持牌经营、特许经营原则。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2月25日表示,疫情不会改变P2P专项整治方向,专项整治政策没有改变。截至4月10日,已有14个省份宣布全面清退P2P业务。

  从创新方向看,服务普惠金融发展和实体经济是趋势。首批入围项目主要涵盖数字金融的多个应用场景,旨在纾解小微企业融资便利和成本问题、提升金融服务和营销水平等。虽然目前监管沙盒尚无明确的监管细则,但从3月23日北京第二批金融科技创新应用项目的征集通知来看,“入盒”项目需要符合业务普惠性、技术创新性、风险可控性的要求,具有示范性强、技术先进、场景普适的特点。

  02

  “入盒”对金融科技公司的意义

  监管沙盒兼具技术和制度双层创新,相比传统金融监管机制,监管沙盒机制可以优化监管与市场主体的协调关系, “入盒”对金融科技公司意义重大。

  第一,有助于建立更积极的监管关系,确保有效监管。在现阶段牌照监管框架下,监管机构根据业务属性各管一摊,但科技创新可以同时应用于多种金融业务,呈现一对多的特点。借助监管沙盒,金融科技公司可以与各级、各类和各地的监管机构建立沟通机制,在早期评估和进入市场评估等关键环节争取理解和支持。未来可以在更广泛的行业合规方面建立高效沟通,并在监管科技等方面推进合作。

  第二、有助于推动强化科技实力,获得资本接受。监管沙盒于金融科技公司能够检验科技能力的成色,摸底科技禀赋,以外力推动大数据、区块链等技术和业务的有机结合,提高科技投入产出。通过监管沙盒测试的创新产品有利于提高创新主体市场认同度,一般情况下会更容易获得资本认同,进而帮助未来在资本市场有较好的表现。从国际经验看,英国进入沙盒的初创企业中,大约40%在测试期间或之后获得了投资。

  第三,有助于塑造稳健的创新风格,提升综合效益。监管沙盒机制包括一套较为完善的监管框架和程序,能够科学和全面地评估金融创新风险和收益,可以帮助金融科技公司提升风险管理水平、梳理产品优化方向,准确评估合规风险和市场收益,筛选出有价值的金融创新。

  第四,有助于深化与持牌机构合作,降低经营风险。经过长期的发展和渗透,金融科技行业凭借可观收益和资本的支持,已发展到比较稳定的状态,然而以何种方式弥补牌照等经营短板是能否行稳致远的关键。监管沙盒可以帮助科技公司深化与持牌金融机构的合作关系,在业务和技术对接、场景资源对接、技术人才共享以及可能的股权合作提供机会,降低合规经营风险。

  03

  “入盒”可能带来的挑战

  监管沙盒本质上是一种小范围的业务试点,业务规模有限,考虑到监管现状和目前金融业多层次金融机构分布的特点,金融科技公司应根据行业发展趋势、自身行业地位、资源禀赋,综合考量 “入盒”可能带来的各类问题。

  第一,“入盒”初期效益可能较低,应建立创新成本分担机制。“入盒”运行的成本可能较高,包括企业人力成本、对消费者权益保护的财务覆盖成本和监管测试成本等,对很多非持牌机构来说负担较大,亟待构建“入盒”测试过程中各项成本的分担机制,实施精细化管控。

  第二,可能产生新的不公平竞争,应密切追踪创新动态。目前监管沙盒的准入原则、条件以及有限授权测试条款并未细化,属于较为宏观的监管规定,后续仍需在制度上继续完善。现实当中,具体的监管决策依赖于监管主体的判断,但由于提交申请是分批进行的,环节存在潜在的不公平竞争,对于测试企业来说,测试金融创新的时间安排较为重要,需要密切关注监管信息以及同业创新方向和进展。

  第三、监管可能需要更多时间理解科技,应考虑沟通的复杂性。从国际经验看,监管沙盒往往很难帮助监管更深刻理解技术,现有创新监管机制大多只能限制企业的客户和资金数量,在把握系统的稳定性和潜在的监管风险方面仍有欠缺,市场主体应有充分预期。

第四,监管沙盒在操作层面还有一些挑战,应考虑现行法规安排。首先,监管沙盒机制需要监管在机构、人员、技术和管理等方面匹配比较完善的制度安排,以指导确定创新标准、引导创新主体以及评估创新成果等环节。其次,监管沙盒作为创新的金融监管方式,需要解决现行监管规则与法律框架对监管权责边界的划定,以满足暂时相对宽松的监管创新要求。

  总的来看,金融科技公司应紧紧抓住监管沙盒开启的行业创新窗口期,统筹推进“入盒”。

  一方面,成立 “入盒”专项工作组,从战略高度看待申报事宜。制定明确的工作目标和时间表,整合协调内外部资源,落实创新奖励机制和手段,通盘开展“入盒”申报工作。

  另一方面,积极参加各类研讨活动,掌握创新边界和监管动态。监管沙盒是由政府主导、平衡风险防范和鼓励金融创新的举措,往往在业务类型、审批程序和监管规则等方面有一定的不确定性,金融科技公司应积极参与监管机构、协会、中外研究院所和行业头部企业举办的各类研讨活动,建立密切沟通管道。

作者: 小金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